選單

2011年11月30日 星期三

腦行為科學(認知神經心理學)-腦和行為的關係


自閉癥等心理行為障礙患兒腦機能改善與健康專題欄目



微小的人腦構成人類社會的中心,它制造情感,判斷,邏輯。它是一個無人工廠。它的產品是各種思維,這些產品主導了我們每個人的行為,思想。隨著對腦組織研究的加深,人們越發可以用腦這一物質來解釋過往認為不可琢磨的思維。唯心唯物最終統合在“腦”這一物質上。越來越多的研究表明,人的各種情感,行為,思維在人的腦組織中有著相對固定的區域分工,也就是說人類在幾百萬年的進化過程中,各種行為和功能都在腦中有著相應的對應組織承繼各種功能遺傳密碼。它們不是承繼具體的知識,而是該類知識或行為的學習接收能力(格式塔學派、行為主義學派以及精神分析學派等心理學流派因為腦科學發展水平的限制,僅僅強調了某個方面。即便現在占主流地位的認知心理學因為科技發展水平的局限——導致在探討人類的“心理行為機制”時,只能在假定大腦是一個“黑匣子”的情況下去探討,空洞地就意思談論意思,缺乏相應的重要的腦生理機制的支持)。

事實上,人的大腦是個電化學體,分成左右腦(左右腦又通過胼胝體約2億神經纖維緊密聯系著),幾百億神經元將人腦構成了全世界最複雜的信息網絡系統,但平常人的這一網絡,總存在這或那的缺欠——運行不暢(即抑制休克狀態),導致人的智能總有這或那的障礙。人在追求知識,完善腦能的過程中,實質就是追求腦功能網絡的全面暢通。有趣的是,心理學家在心理科學實驗中發現——左右腦在完成同一件事時,采取的方式在一定意義上理解來說是相反的。而左右腦相異的程度的不同以及左右腦半球神經皮層興奮區域的不同的組合,就構成了這個世界形形色色、性格各異的人。當然,各人腦組織神經皮層興奮區域不同還跟他(她)的遺傳、地域、民族、人種、優生優育、環境以及個人後天學習和個人所從事工作及專業的不同存在著巨大關系。但是對於某個特定的人來說——他(她)的腦功能擅長區域在相當的時期內是相對比較固定的——這就形成了他(她)在相當時期中比較穩固的心理行為模式,即“性格”。這一重要發現為我們解決很多人類的心理行為疾病提供了一個全新思路,如果我們能夠找出各種行為心理疾病對應的"發生了障礙——神經元簇群處於抑制或休克態的神經皮層區域的相應的腦組織區域",運用安全有效的科學方式對該神經皮層區域(腦組織區域)的神經元簇群予以激活,就可以快速有效地改善該人的心理行為疾病,恢複所缺失的腦功能。

事實上,不管你我是否願意承認和面對——我們每個人都有腦機能的缺失。相對言之——達芬奇,應該算做千年來擁有比較充分腦能的人。而對其他科學偉人——甚至包括愛因斯坦、牛頓,或者我們所熟知的某些政治巨人。事實上都存在某種性格或腦功能的缺欠(或某時期存在腦機能的缺失,多半出現在晚年腦組織退化階段)。在研究和實踐中,出於科學研究的需求,對應自己的“腦功能的欠缺的激活與改善”入手,驗證了這一理論和相應的技術是可行的、有效的、科學的。後來,又接治3個孤獨癥狀者及2個阿氏癥者和幾個深度憂郁癥者的快速有效性,更加有力地證明了這一理論的科學性和可行性。

腦和心理關系(二)

人腦是個電化學體,大腦神經鍵傳遞信息時,可測的百萬分之一伏的電位差(哈佛心理研究所報告)。通俗講,大腦的左右腦就象倆發電機組,而人體的經絡就是腦電流傳輸的網路系統。大腦就是通過經絡網路系統控制人的行為。因此,人的行為(心理)毛病究竟仍是大腦的問題。左右腦正常工作應是輪換的,應根據所處理的事物需要,調用左或右腦。一般講,白天工作學習主要應用到左腦,休息娛樂的無目的情況下主要用到右腦(極少的相反)。但是腦功能不正常者,該用左腦時用右腦。或右腦占極大優勢,左腦處於難發揮作用地步。導致人的無目的,盲目,情緒化,無穩定性。學習能力差,無自我管理能力。腦電圖_____因為這些孩子(患者)必須處於麻醉狀態方可測量,因此所測得的腦波形並不能反映孩子(患者)在日常的腦工作時的腦波狀態,但仍不失為一個借鑒參考。

就在大腦工作時,大腦存在四種波態:
1:貝塔波,頻繁13-30HZ,表人處於警覺態,數值越高越警覺,在左腦,表人的註意力的高度集中或緊張狀態,在右腦,側重於表驚恐(絕大多數如此)。
2:阿爾發波,9-12HZ表人在平靜深思態,是一個人學習思維效率最適宜的波態。
3:西塔波,5-8HZ,表人在淺睡冥思態。
4:戴爾他波,0。5-4HZ,表人的無夢沈睡態。上敘四種波在人腦中同時存在,但是在腦功能有問題的人,這四種波在所發生的腦組織位置也是不正常的,比如學習時,應是認知和思維邏輯主控大腦皮層區處適宜波態,但他不是,而是其它區,這將導致註意力的煥散,學習能力低下。

人腦皮層工作也是根據處理面對的事情的變化而輪換工作的。但腦功能障礙者卻不是根據需要變化而輪換工作或是錯誤的輪換。

人腦工作的正常,首先應當有正常的認知和反應外界信息的腦皮層工作區,這是智慧和能力的關鍵,這一區域和視力,聽力,語言能力關聯極大。自閉癥患者及抑郁癥者等人最為關鍵的原因,在於此腦皮層區的不暢通。有關腦神經細胞處於昏睡態。有個好消息是:哈佛心理研究所測試,將小白鼠幹神經細胞註入小白鼠腦內,一段時間後,幹神經細胞又被激活了。這就告訴我們,休克態的神經細胞是完全可以激活的。在試驗中也驗證了這一點。因此,激活認知反應區的休克態腦神經是完全可以的。

進一步認識左腦和右腦的不同功能

左腦和右腦的各自不同工作方式,在二十世紀已經有很多的重大突破性認識。其中,哈佛心理研究所傑出的科學家們,更是將自古以來有關人腦的許多奧密揭示在世人面前。我們一般想當然的認為每個人都自然會有一個良好的左腦,幾乎所有的有關腦能開發的書都在教人們去開發右腦中所承載的人類的潛能。這沒錯,對大部分人而言。但我們卻忽視了這麽部分人————腦行為障礙者們(心理行為疾病患者)。他們的左腦運行方式也有待調理順暢呀!左腦是人參與社會生活和竟爭主要腦功能的載體。而我收集所有的文獻資料和進行的實踐與研究確定地向我們表明---自閉癥患者,抑郁癥患者等,他們極為迫切需要激活恢複他們的左腦腦功能,而非開發右腦的潛能。

我們通過科學知識,知道人腦實實在在的構成了一個微小的自成一體的系統。左腦的積極和右腦的消極,左腦的愉悅及算計和右腦的憂郁及想象的行為方式(哈佛心理研究所報告)。就象自然界存在明和暗,正和負一般正常,也就是說:精神世界也存在相互見對立和統一的類似物質世界的運行方式。但部分心懷叵測的人卻利用人們對腦知識的貧乏,將很多人腦的正常功能披上神秘色彩。最近科學家通過相關科學技術,發現了人腦內的"上帝區",這說明對宗教的渴求也是人腦的必然組成部分。

自閉癥狀者和抑郁癥狀者根據腦科學知識和實踐治療反饋的結果表明:初步可認為是他(她)們的左腦接收和反應外界的腦皮層區的腦神經細胞處於休克態,而右腦的開啟自我內在想象的腦皮層卻正常工作的原因。這樣,他們對外界事物不感興趣又拒絕他人了解自己內心世界,只是個人沈迷自己的想象幻象中。這種狀況越久,將直接導至他們的“應對社會的智能”的低下和對外界環境的不適應、不協調,進而逐步喪失社會竟爭能力。

目前,人類科技還不能用手術方式醫治腦皮層的功能障礙,但是我們可以采取科學的方式激活相應的腦皮層區域的休克抑制態腦神經細胞。從而恢複他們應有的大腦機能。認知和反應外界的腦皮層區,語言區(大部分語言區),算數區,自我管理區,自我後設管理區等腦皮層區,在實驗中,已可初步測定其可能位置(每個人的會有稍微的不同)。

如果從此方面得到突破,在智障和行為疾病上,我們是否可找到一個新途徑來解決呢?我個人認為,心理學研究不能離開腦科學研究成果的一切進展的物的基礎,特提出與大家探討。認知科學非常必要結合腦科學的所有研究成果進一步拓展和提升。

現在,我在總結“激活技術和初步腦運行原理”的系統化,深入化。希望在此方面突破,為行為及心理障礙者解除痛苦。

關於人腦機能中心區域形成機制的假說

PR.China 安炳熇(anbinghe)

人腦的腦皮層是以皺仄的形式儲存在腦殼的圓形的顱腔內部。將所有皺仄的腦皮層展開,約有1平方米的面積(倆張報子的面積)。如果不以皺仄的形式儲存,人就不可能形成如此面積的腦皮層(或無法承擔巨大的腦的負荷)。但是,解剖學發現,貓的大腦的“腦皮層”呈平滑狀態,作為哺乳動物的貓所排的進化序列還是比較高級的。同時,科學家發現,猴的腦皮層已經成型,但是在去除了猴的腦上覆蓋的“腦皮層”後,對猴子的行為並沒有大的影響[————《人類生物學》](是否可以解說為:猴子的腦皮層是人類腦皮層的雛形,作為一種神經機能的重要指揮中樞,還沒有完全成型)。

隨著哺乳類動物需要應付的“世界的變化越來越多”,僅僅形成光滑的腦皮層組織來應對生存中“越來越多的變化”,因為大腦腦體積的不可能無限增加而必須尋找“新的增加腦皮層這一神經機能中樞的面積”方式。這一進化歷程在以千萬年為單位計算的進化歷程中,終於在猿類的大腦組織的結構中逐步得到實現————以形成腦皮層皺仄的形式達到增加“腦皮層面積”的目的。在此基礎上,隨著進一步的進化要求及關鍵因素的出現————最終。終於實現了“猿到人的驚險一跳”,宣告了人類的誕生。

那麼,在最初形成的哺乳動物的光滑平整的“腦皮層結構中”,對應其他的腦組織(如丘腦等更低級的腦組織)和相關神經機能,從而形成多個相對來說具有不同側重的腦皮層機能中心區域。對我們是不難理解的。隨著需要應對的事物的複雜性和多樣性的增加,以“各自腦機能中心區域”為中心的神經皮層組織不斷擴張,高級哺乳動物不得不以形成“腦皮層皺仄”的形式,將新形成的擴張的腦皮層組織嵌入處於表皮的腦皮層組織的下面。從而形成了仍然具有相對的“腦皮層機能中心區域”的複雜的以皺仄形式儲存於大腦內的新的腦皮層組織。這一最高級形式就實現在你我——我們人類的大腦中。這就解釋了————即便我們的腦皮層結構是以複雜的皺仄的形式存在於你我————我們人類的大腦中,但是各個腦機能仍然具備相對比較明顯的有各自擅長的“腦機能中心區域”的劃分。

事實上,自18世紀以來的科學家的探索和研究中,已經用事實部分的證明了,人腦的機能區域的確是具有相對的腦機能中心區域的。

關於人腦機能中心區域形成機制的假說,或可解釋為什麽———以複雜的皺仄的形式存在於你我———我們人類的大腦中,但是各個腦機能仍然具備明顯的有各自擅長的“腦機能中心區域”的相對劃分。

人腦和猿腦的最大區別在於新皮質層

PR.China anbinghe

回應“**先生”之認為動物“無意思”之短文

人腦涵蓋了“動物腦”,人腦和猿腦的最主要區別在於頂下區和前額區的新皮質的飛躍。

意思在原理上:動物有動物的“意思”,只是它們的“意思和語言”我們不了解罷了。就例如:我們不學習德語或其他語種————卻不能說他們沒有語言差不多。

但是,人從來就是一個獨立物種————這一觀點在高級哺乳動物胚胎和人類胚胎形成之初的相似好似被反駁了。

還有,人腦和猿腦的區別僅僅是“新皮質的飛躍”的科學研究結果也不太支持人從來就是一個獨立物種這一觀點。

所有生命來自“海洋”————————這個問題其實有很多的值得探索的地方。我個人覺得所有的生命的確遺留有海洋生命的某些特征。

例如:我們身體內的血液的成分————KCL,CACL,NACL******等。並且,越是離海洋生命狀態越遠的動物“好似的確越高級”。我們人類就是自己本身“構成了一個類海洋生命態(在人體內部)”

達爾文的進化論和當代的分子遺傳學說最難以讓我理解的是“變異”——————既然生命取決於DNA基因排序,那麽理應不可變。既然可以變就不是DNA決定一切。

個人有個不太成熟的設想——————生命物體,就象我們攝影時的“樹木山石”。基因DNA就好似攝影時的“底片”,只是生命的狀態反映的中間“媒介體”。生命的狀態還是取決於生命物體本身的“用進廢退”的長期需求或遺棄的選擇。如果這一觀點得到佐證,這將在生命科學的研究方面有大的突破進展。可以用來對某些“基因欠缺表現”的目前認為不可醫治的疾病予以積極介入治療。這的確需要很大努力佐證和研究。這僅僅是個人的不很成熟的看法吧!

原作者:PR.China 安炳熇(anbinghe)


“腹腦”也擁有智慧

小湯、小石 科學探索雜誌
為什麽人在生氣時,常常會感到胃疼呢?
美國紐約哥倫比亞大學神經學家邁克爾·格肖恩認為:“那是由於我們的肚子里有個大腦。”

德國《地球》雜誌一篇文章報道,越來越多的科學家認為,肚子是人類的“第二大腦”(也被稱為“腹部大腦”),人類的許多感覺和知覺都是從肚子里傳出來的。人肚子里有一個非常複雜的神經網絡,它包含大約1000億個神經細胞,比骨髓里的細胞還多,與大腦的細胞數量相等,並且細胞類型、有機物質及感受器都極其相似。

研究表明,心理過程與消化系統緊密相聯的程度超出人們的想象,腹部大腦(簡稱腹腦)會對喜悅和痛苦等情感產生作用。內臟疾病往往與心理反應相聯,其中最有力的證據是:40%的腸功能紊亂病人忍受著恐懼癥和經常性抑郁的困擾。對老鼠的實驗證明,當人們讓它的神經元處於高度緊張狀態時,其內臟將會出現與腸功能紊亂相似的特征。

腸壁上的網狀物是消化的總開關

實際上,最先發現這一現象的是19世紀中期的德國精神病醫生萊奧波德·奧爾巴赫。在一次用簡易顯微鏡觀察被切開的內臟時,他驚奇地發現,腸壁上附著兩層由神經細胞和神經束組成的薄如蟬翼的網狀物。奧爾巴赫當時並不知道他發現的正是人體消化器官的總開關。這個總開關不僅能分析營養成分、鹽分以及水分,而且能對吸收和排泄進行調控,並可以精確平衡抑制型與激動型神經傳遞物、荷爾蒙以及保護性分泌物。

一個人的內臟在75年中大約要通過30多噸的營養物質和5萬多升的液體,這些東西的通過量由腹部大腦高智能地操縱著。腹腦能分析成千上萬種化學物質的成分,並使人體免受各種毒物和危險的侵害。腸子是人體中最大的免疫器官,它擁有人體70%的防禦細胞,大量的防禦細胞與腹腦相通。當毒素進入身體時,腹腦最先察覺,然後立即向大腦發出警告信號,人們馬上意識到腹部有毒素,接著采取行動:嘔吐、痙攣或排泄。

科學家認為:越往消化系統的深處,大腦對其的控制力越弱。口、部分食管及胃都受大腦控制,胃以下部分則由腹腦負責,當最後到達直腸及肛門時,控制權又回到大腦。

腹腦也會生病,而且比頭腦的毛病還多

大腦與腹腦經常有同樣的表現,反應也是同步的。在患老年性癡呆癥及帕金森氏病的病人中,常在頭部和腹部發現同樣的組織壞死現象;瘋牛病病人通常是大腦受損而出現精神錯亂,與此同時腸器官也經常遭到極度損害;當腦部中樞感覺到緊張或恐懼的壓力時,胃腸系統的反應是痙攣和腹瀉。

大腦與腹腦細胞及分子結構的同一性可以解釋,為什麽精神性藥物或治頭部毛病的藥物對腸胃也會起作用。比如抗抑郁癥藥可能引發消化不良,治偏頭疼的藥可以治療腸胃不適。不久前,一種治療腸功能紊亂的新藥投放市場,而這種藥物原來是用來治療恐懼癥的。

腹腦也會生病,而且比頭腦的毛病還多。當腹部神經功能紊亂時,腹腦便會“發瘋”,導致人的消化功能失調。此外,許多科學家已將一些病癥的起因歸為“第二大腦”的神經系統沒有發揮功能,例如神經性恐懼癥和抑郁癥等。

研究人員最近才確信,從腹部到大腦的神經束比反方向的要多。90%的神經聯系是從下至上的,因為它比從上到下更為重要。人體的神經傳遞物質——血清基95%都產生於腹部的“第二大腦”。這套神經系統能下意識地儲存身體對所有心理過程的反應,而且每當需要時就能將這些信息調出並向大腦傳遞,這也許會影響到一個人的理性決定。這也正應了在德國流行的一句俏皮話,“在肚子里選擇最佳方案和作出最佳決定”。

人們在腹腦中還發現了與大腦記憶功能有關的同種物質,研究表明,腹腦具有記憶功能。過度或持續不斷的恐懼不僅在頭部留下印象,甚至會給腸胃器官打下烙螢

擁有智慧的肚子跟大腦講故事

腹腦整天都在跟大腦講故事,設計情緒特征。研究更進一步表明,人在沈睡無夢時,腸器官進行柔和有節奏的波形運動;但做夢時,其內臟開始出現激烈震顫。反過來,內臟及其血清基細胞受到刺激會使人做更多的夢。

許多腸功能紊亂的病人總抱怨睡不好覺,原因就在這里。那腸子會一起做夢嗎?研究人員對此的回答是:人們如果吃得不好,不是經常會出現做惡夢的現象嗎?

人類對神經系統的研究已有約100年的歷史。但相對於大腦,人們對腹腦的研究才剛剛起步。現在所有腹腦專家都相信:“人的肚子擁有智慧。”因此意識與腹腦的關系將是這個世紀科學的另一探索領域。

願天下家庭幸福快樂!
願全世界兒童健康成長!!

神經心理學

神經心理學是研究和說明人的心理活動與大腦關系的心理學重要分支,也是心理學與神經學的交叉學科。它不象神經生理學那樣單純地研究和說明腦本身的活動,也不象心理學那樣單純地分析行為和心理活動,而是把腦當作心理活動的物質本體,綜合研究二者的關系。它在理論上對闡明“心理是腦的功能”具有關鍵性的意義;在實踐中,可以為神經科學的臨床診斷和治療提供方法和依據。

習慣上把1861年法國外科醫生布羅卡發現左腦額下回病變, 並發現其能引起運動性失語癥作為神經心理學的歷史起點。自那時起,神經心理學自身的發展一直沿著所謂“臨床神經心理學”和“實驗神經心理學”這兩條道路不斷前進。

其在臨床觀察方面,已積累了大量有關局部腦損傷的病例;在實驗室方面,通過對動物腦損毀的實驗研究,和人類大腦兩半球功能的生化、生理和實驗心理學的研究也積累了大量資料。

古人用靈魂與肉體的關系來說明心理活動的種種性質,以猜想的形式萌發了古代的神經心理學思想。亞里士多德通過觀察分析曾把心理過程分為感覺、知覺、幻想、註意、記憶、認識活動等多種;加倫在公元2世紀則提出精神活動的“氣體學說”;公元4世紀末,耐美思林斯和奧古斯丁在這兩種思想的基礎上形成了腦室學說,認為人的腦室分為前、中、後三室。並認為知覺和表象定位在前室,而思維和記憶則定位在中室和後室。這一學說經由中世紀統治醫學界達1200年之久。

1543年,維薩里以其具有說服力的資料啟發人們擺脫腦室學說,而去努力尋找腦實體中的某種“單個器官”作為精神活動的住所。但是,由於這時期的學者只依靠主觀推測,所以,在否定了腦室學說之後的大約200年左右,關於心理與腦的關系問題沒有更深刻地得到說明。

18世紀前期,里德把人的心理活動分解為各種原始能力;而臨床醫生和解剖學家便相應地尋找這些原始能力的腦器官。1796年,德國神經解剖學家加爾發表了機械定位的學說,認為腦中有很多獨立器官,每一種器官都控制著一種單獨的、天生的心理活動功能。腦器官本身在顱骨上又有相應的突起。這種學說後來便發展成為影響很大的顱相學。

顱相學是不符合科學事實的,但從那時起,人們便開始建立起心理活動腦功能定位的信念。與加爾的機械定位論相對立,法國生理學家弗盧朗又提出腦的等能論。他認為,大腦是作為一個統一整體進行工作的,各種類型的行為障礙,實際上只與大腦被損害的量有關。他第一次用實驗證明大腦皮層不同區域之間在功能上是交替的和可塑的。這種學說與機械定位說的激烈爭辯,一直延續到19世紀中期和後期。

19世紀中期菲爾肖的細胞病理學問世。把有機體看成是“細胞國家”的觀點得到廣泛流傳。這一學說對神經心理學的直接影響便是促使人們去研究腦皮層的細胞結構。同時,也努力把腦的某一區域和某種心理活動聯系起來。這就是神經心理學中的“定位主義”的開始。

1861年,布羅卡正是沿著定位主義的道路,第一次以病理解剖證實言語表達障礙的癥狀是由左腦額下回後部病變引起的。這一發現,直接把心理活動與大腦實體聯系起來,用事實結束了關於心理過程是靈魂活動的臆說。隨後,1870年維也納外科醫生弗里奇和德國精神病醫生希齊希用電流刺激狗的大腦皮層引起相應的一群肌肉的運動。1874年俄國解剖學家貝茲發現,主管運動的中樞是由巨大的錐形細胞,即貝茲細胞組成的。

整個19世紀後半期,是神經心理學中“狹隘定位主義”突飛猛進的時期。與貝茲同時,德國精神病醫生韋尼克記述了10例感覺性失語的病人。他對3例病人進行屍解,看到損傷病變在左側顳上回後部。1876年費里爾用動物實驗確定了聽覺中樞在顳葉;孟克於1881年發現狗的枕葉被破壞以後便看不到所有的對象。

但是,這一時期的神經心理學思想並不只限於定位主義。古代思想中的“整體淪”作為定位主義的對立面始終發展著。德國生理學家戈爾茨在1876年用實驗證明,動物大腦皮層的部分損傷可以引起“心理能力”的普遍下降,這就說明大腦皮層總是作為一個整體進行著反應活動。

定位主義的最強的反對者是英國神經心理學家傑克遜。他認為對於心理過程來說,其腦組織是十分複雜的,因此不能從有限部分的定位觀點來考察,只能從整個結構水平的立場出發進行分析。他第一個提出,言語活動的腦定位和言語障礙的腦定位是兩碼事。他註意到,言語障礙的病人並不是言語完全喪失,有時隨意性言語功能被破壞,但自動化言語和情緒性言語仍然保持。也是他最先提出關於中樞神經活動系統的“功能組織”的概念。

他把腦的功能組織分為三等:第一是低級水平,包括脊髓和腦幹;第二是中等水平,包括大腦皮層的運動和感覺區;第三是高級水平,指大腦額葉。但是,這些思想只是在後來才為他的繼承者瑞士神經心理學家莫納科夫、英國神經學家黑德和戈爾德施太因所理解和發展。而其中最突出的應是黑德所謂的經典時期,這一時期到20世紀初期基本結束。在這一短暫的時期里積累了大量資料,並形成了神經心理學中的“機械定位主義”和“整體主義”兩種觀點。

由於持不同觀點的學者在理論思維方面都有其局限性,所以這一時期並沒有出現理論上的突破。狹隘定位主義者無法解釋與自己見解相矛盾的大量事例;而整體論者由於把心理活動和整個大腦的質量聯系起來,所以最後難免回到“大腦是原始的、未分化的組織”這一陳舊觀念中去。

二十世紀初,神經科學在皮層細胞結構和皮層神經纖維結構兩方面取得了進展。前者以布羅德曼把人腦皮層區分為47個區域的腦圖為傑出代表,後者以德國精神病學家弗萊奇塞西的工作最為突出。然而對心理學家或神經心理學家來說,最關心的卻是組織結構和纖維道路與功能之間的關系是什麽。

在神經心理學的資料積累比較充分的基礎上,1929年波林第一次提出神經心理學這一名稱。此後,人們便開始了十分細致的臨床研究和實驗室工作。30~40年代,一批著名的神經病學家和神經學家湧現出來,其中最著名的是加拿大神經外科醫生潘菲爾德。

潘菲爾德在四十年代利用神經外科開顱手術的機會,以微弱電流刺激的方法,取得了皮層感覺和運動功能定位的直接證據,這便是一直沿用的感覺運動定位圖。隨後,他又和其他人一起研究了聯系這些區域的傳入、傳出纖維通路,以及與人類言語活動相關聯的皮層結構,在較廣的範圍內開拓了對行為與腦的功能相關性的現代研究。

在這些研究的促進下,神經心理學出現突破性進展,這一進展是同蘇聯神經心理學家魯利亞的貢獻分不開的。他通過長期臨床觀察,總結了大量腦損傷病例,以腦的三個基本功能聯合區的新範疇來探討腦在人的各種心理活動過程中的功能組織原則,並相應地把大腦分成三大塊功能單元,即大腦皮層聯合區。

大腦皮層聯合區包括:第一功能聯合區,它調節皮層緊張度並維持覺醒狀態,位於皮下網狀結構及其所屬部分;第二功能聯合區,是接受、加工和儲存信息的聯合區,其功能被歸結為對來自各個分析器興奮的整合,保證著整個一組分析器的協同工作;它位於大腦兩半球的後部,即皮層的各個感覺區;第三基本功能聯合區,是規劃、調節和控制複雜心理活動的聯合區,這些積極的能動的心理活動是由位於大腦兩半球前部中央溝以前的腦區實現的。

人的心理過程是非常複雜的功能系統活動,這些過程不可能獨力地定位於腦的狹小而局限的部位,而只能在協同工作著的腦器官名組成要素的參與下實現。三個基本聯合區就是這些複雜組成要素的不同體系。人的各種心理過程就是依賴這三個功能聯合區的統一活動得以實現的。魯利亞的這種以功能系統的原則解釋心理活動的理論對研究行為與腦的複雜關系來說無疑是一大進步。

斯佩里等人則利用割裂腦手術對大腦兩半球功能分工這一神經心理學的重大課題進行了深入研究。早年斯佩里曾在貓腦和猴腦中割斷視交叉、胼胝體和其他聯合纖維,使兩側大腦半球各自獨立地接受外界刺激以研究動物的各種心理現象和行為。這種技術最後被神經外科醫生應用於頑固性癲癇的治療。

斯佩里對經過割裂腦手術的病人進行了數年精細的實驗研究,終於發現胼胝體切斷以後,左、右半球便獨立地進行活動。這種情況下所進行的心理學實驗表明,絕大多數右利手患者對於呈現到左半球的語詞可以認知,而對呈現在右半球的卻不能認知。

另外的實驗表明,病人的左手保持了繪畫的能力但喪失了書寫技能,右手的情況則正好相反。病人可以說出右手內物體的名稱卻說不出左手內的,但可以用左手指出曾經握過的物體。左右腦的功能分立就是通過這些行為實驗被證實的。

現代神經心理學與以往不同之處主要在於 :它已建立起自身的理論和采用了獨特的方法,如皮層直接電刺激法、一側電休克法、雙聽技術、半邊視野速示器技術,以及裂割技術等。

中國自1979年開始了神經心理學的系統研究,在臨床和實驗室進行了許多工作。1985年開始了割裂腦的臨床觀察和神經心理學的實驗研究,並取得一定的進展。
生理心理學

生理心理學是研究心理現象和行為產生的生理過程的心理學分支。它試圖以腦內的生理事件來解釋心理現象,又稱生物心理學、心理生物學或行為神經科學。

首先提出生理心理學這一學科名稱的應屬《生理心理學綱要》的作者、實驗心理學的創始人馮特。此書是第一本生理心理學專著,可以說是作者設想的一門新的科學領域的梗概。意在說明心理學可以用客觀的、生理學的方法加以研究。不過從神經生理和腦功能方面探討心理現象和行為的實驗工作卻早已由神經學家和生理學家開始了。

法國的神經學家弗盧朗早在1824年即開始用切除部分腦區的方法來研究腦的各部分結構與心理能力的關系,提出的結論是:腦是由多個器官合成的,各器官的功能有所區別,大腦是智力器官,小腦是協調運動的器官,延腦是維持生命的器官。而大腦本身的性質是統一的,知覺、意誌和一切智力都在此器官中,而且彼此是不可分的。

德國的醫生和生理學家希齊希和弗里奇,1870年首次發表了用電流刺激狗的大腦皮層的不同區域所獲得的結果,發現刺激大腦皮層額葉的某些部位時可產生個別的肢體運動,這是大腦皮層功能定位說的最初實驗根據。1876年費里爾將電刺激法應用於胡狼、貓、豚鼠、鴿、魚和蛙等動物。結果確定了感覺和運動功能的腦定位原則。此後德國生理物理學家赫爾姆霍茨測量神經沖動傳導的速率,探討顏色視覺和聽覺的原理。

20世紀初英國生物學家謝靈頓開始研究感覺心理學,發表了顏色視覺、閃光視覺以及觸覺和肌肉動覺的研究結果,提出了內感受器、外感受器和本體感受器等術語;他闡述了神經元、突觸和神經系統的整合作用的概念,並且研究了脊髓的反射機制。發現了肌肉的神經支配的興奮和抑制的交互方式以及神經元的興奮和抑制的空間和時間的總和作用;他強調人類意識的獨特性質,認為不能將心理簡化為腦功能,因此他的心理學被認為是二元論的。

差不多與謝靈頓同時代,但觀點相反的是蘇聯的生理學家巴甫洛夫,他開創了經典條件反射的實驗工作;研究了條件反射形成和發展的許多規律,如強化、消退、自然恢複、泛化、分化或興奮的擴散和集中;認為胃液或唾液的條件反射的分泌就是心理性質的分泌,而條件反射則是一種高級神經活動,由此提出高級神經活動規律的學說。

巴甫洛夫認為動物有兩種類型的反射活動:無條件反射,等同於物種的本能行為;條件反射,即學習的行為,兩者都屬於第一信號系統。人類還有第二信號系統,即人的語言系統。兩種信號系統工作的原理是一致的,都服從於條件反射形成的一切規律。他指出,人類的精神病發生於第二信號系統的障礙。人類以下的動物只能患神經病,而不會有精神博巴甫洛夫是完全的反射論者,他的條件反射實驗方法和條件反射概念對後來的行為主義心理學影響很大。

二十世紀初,行為主義心理學的創始人華生開始用外科手術剝奪大鼠的各種感覺,來研究大鼠在學習迷津中依賴的感覺暗號,並指出大鼠自身的運動覺是最主要的感覺暗號。

繼華生之後,拉什利采用切除部分大腦皮層的方法,在大鼠身上研究大腦皮層的損傷部位和損傷範圍與學習和記憶能力損失的關系,發現大鼠學習和記憶能力損失的程度與大腦皮層損毀的部位相關不大,而與損毀的範圍有顯著相關,因此提出了大腦皮層功能等勢說和總體活動的原則。他們的工作可稱為心理學家直接從事生理心理學實驗研究的開始。

當代生理心理學的研究者無論其哲學背景如何,都已承認必須從腦的活動方面來探討心身關系。研究的領域已不限於探討與學習和記憶或感覺和知覺有關的神經基礎,而發展到了對心理現象和行為的全面的生物基礎的研究,包括從信息理論的觀點來研究感知覺信息加工的神經過程;運動反應和反饋信息在控制身體運動和技巧動作中的神經機制;行為的動機因素,或諸如攝食、飲水、睡眠和生殖等基本行為調節的生理機制,包括中樞神經和內分泌系統控制的與情緒經驗有關的神經和內分泌腺活動的機制,精神障礙的神經生理問題;記憶的神經解剖及生理和生化基礎;高級心理功能,如語言和意識活動的腦機制;大腦兩半球的功能專化特性,以及大腦皮層功能的區域分化和整合問題等,而且這些方面的研究也涉及到物種行為的進化和個體發育問題。

隨著研究領域的不斷開拓,生理心理學研究的方法和技術也日益精煉和多樣化。在方法上采用了比較心理學家應用的訓練動物學習和測量動物反應的迷津、辨別箱、斯金納箱,以及觀測經典條件作用和測量情緒反應的曠場箱等。

生理心理學在技術上應用電子學的新技術,不僅能在頭皮上記錄腦電,而且能夠記錄腦內單個神經元的活動。放射自顯影、X光層描術、正電子放射層描術和核磁共振術也逐漸用來探索人在從事某種工作時腦內各部分的物質代謝活動的變化和觀察與某種功能障礙有關的腦內的局部病變情況。

生理心理學是一門綜合性學科,它與生理學、神經解剖學 、神經生理學、生物化學、心理(或行為)藥物學、神經病學、神經心理學、內分泌學以及行為遺傳學等都有密切的聯系。生理心理學綜合各鄰近學科的研究成果,來窺探心理現象賴以產生的腦的組織和工作的奧秘。

心理現象是腦整體活動的產物,是腦對現實刺激和過去種種經驗的反映。因此,生理心理學著重從整體觀點來看待作為心理現象基礎的神經活動。

生理心理學研究腦的各部分結構的功能,重在了解這些部分如何參與腦的整體工作。研究單個神經元對特殊刺激的反應也是為了追蹤實現某些行為反應或行為變化的神經線路和組織情況,而非出自對神經元本身的生理學的興趣。這是生理心理學的研究目的有別於神經生理學之處。

資料來源:http://autism666.bokee.com/viewdiary.12148699.html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