選單

2011年11月30日 星期三

“人體第二大腦”與“丹田學說”


丹田是針灸學名詞,一般指腹部臍下的陰交、氣海、石門、關元四個穴位所在的部位。丹田又是氣功意守部位名稱其部位有三:在臍下的叫下丹田,在心窩的叫中丹田,在兩眉間的叫上丹田。 古人修煉時將意念集中和保持在自身某一部位或某一事物,以達到人靜狀態,並在此基礎上發揮意識能動性,主動感知和調整自身功能活動,來達到良好練功效果,稱為意守。

意守丹田,是練功人將意念集中並保持在丹田部位的練功方法,是眾多意守方法中的一種。通過意守丹田來促進練功人的意識達到人靜狀態,取得療效,則早已被實踐所證實。丹田附近穴位氣海與關元也是針灸的重要保健要穴,那麼這個位置到底有什麼特殊性呢? 人體第二大腦學說認為,在人體胃腸道組織的褶皺中有一個“組織機構”,即神經細胞綜合體,在專門的物質—神經傳感器的幫助下,該綜合體能獨立於大腦工作並進行信號交換,它甚至能像大腦一樣參加學習等智力活動。因此,“腹腦”這一名詞也就誕生了。邁克·格爾松教授由此創立了神經胃腸病學學科。

同大腦一樣,為第二大腦提供營養的是神經膠質細胞。第二大腦還擁有屬於自己的負責免疫、保衛的細胞。另外,像血清素、谷氨酸鹽、神經肽蛋白等神經傳感器的存在也加大了它與大腦問的這種相似性。胃腸道細胞的數量約有上億個,迷走神經根本無法保證這種複雜的系統同大腦間的密切聯系。胃腸系統之所以能獨立地工作,原因就在於它有自己的司令部—人體第二大腦,其主要機能是監控胃部活動及消化過程,觀察食物特點、調節消化速度、加快或者放慢消化液分泌。 像大腦一樣,人體第二大腦也需要休息,腸道會出現一些波動現象,如肌肉收縮。在精神緊張情況下,第二大腦會像大腦一樣分泌出專門的荷爾蒙,其中有過量的血清素,出現煩躁,在特別嚴重的情況下,如驚嚇、胃部遭到刺激則會出現腹瀉。

這樣,我們就找到了答案,知道為什麼無論是針灸學還是氣功學都很重視“丹田”這個位置了。 然而,“腹腦”並不是與大腦沒有關聯,醫學界曾有這樣的術語,,即神經胃,主要指胃灼熱、氣管痙攣這樣強烈刺激所產生的反應。倘若有進一步的不良刺激因奏作用:那麼胃將根據大腦指令分泌出會引起胃炎、胃‘潰瘍的物質。相反,第二大腦的活動也會影響大腦的活動。比如,將消化不良的信號回送到大腦,從而引起惡心、頭痛或者其他不舒服的感覺。人體有時對一些物質過敏就是第二大腦作用於大腦的結果。即:腹腦一大腦。那麼我國古人又是怎麼看待這個問題的呢?...

傳統醫學很重視三丹田之間的關系,《東醫寶鑒》指出:“腦為髓海,為上丹田,藏神之府也;心為絳火,中丹田,藏氣之府也;臍下三寸為下丹田,藏精之府也。古人稱精氣神為三寶,視丹田為貯藏精氣神的所在,因此很重視丹田的意義,把它看作是“性命之根本”。古人認為下丹田和人體生命活動的關系最為密切。是“性命之祖”、“生氣之源”、“五臟六腑之本”、“十二經之根”、“陰陽之會”、“呼吸之門”、“水火交會之鄉”,是真氣升降開合的樞紐,是匯集烹煉、儲存真氣的重要部位。 “人身精實氣充,氣充則神旺”。“精虛則氣竭,氣竭則神逝”。即下丹田(精)一一中丹田(氣)一上丹田(神)。 由上可以看出:現代醫學“丟”了一個腦一“心腦”或稱“胸腦”。

以前,當某人因精神因素而出現心慌煩躁時,恰恰是“胸腦”產生了反應,被稱做心臟神經官能癥。既然現在已發現在腹部迷走神經根本無法保證這種複雜的系統同大腦間的密切聯系,那麼在胸部其就能保證這種聯系了麼?

古人很早就用“心”了,而我們將之理解為“腦”的代名詞。我想“心腦”這一猜想,在不久的將來會有定論的。 然而,證明“心腦”的存在意義不在於證明我國傳統醫學理論的正確性。而在於在“腹腦”發現以後,就應重視古人的寶貴經驗,之後還會有更多的發現,因為這些新論據使我們從另一全新的角度認識研究人體,認識生命科學。

古人沒有現代醫學的概念和名詞,傳統醫學是經驗科學,他們闡述問題是從功能上談宏觀上論,所以,中醫思想又蘊藏了哲學思想,他指導了我們研究的方法和方向。筆者認為,人體第二大腦的學說應讓我們重視古人遺留下來的經驗,為更深人的探索人體科學提供了一重要思路。

資料來源:http://www.chinesemedicines.net/modern/200702/80822.html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