選單

2011年11月29日 星期二

人在生氣時會胃痛,腹腦也擁有智慧


為什麽人在生氣時,常常會感到胃疼呢?

美國紐約哥倫比亞大學神經學家邁克爾·格肖恩認為:“那是由於我們的肚子里有個大腦。”

德國《地球》雜誌一篇文章報道,越來越多的科學家認為,肚子是人類的“第二大腦”(也被稱為“腹部大腦”),人類的許多感覺和知覺都是從肚子里傳出來的。人肚子里有一個非常複雜的神經網絡,它包含大約1000億個神經細胞,比骨髓里的細胞還多,與大腦的細胞數量相等,並且細胞類型、有機物質及感受器都極其相似。

研究表明,心理過程與消化系統緊密相聯的程度超出人們的想象,腹部大腦(簡稱腹腦)會對喜悅和痛苦等情感產生作用。內臟疾病往往與心理反應相聯,其中最有力的證據是:40%的腸功能紊亂病人忍受著恐懼癥和經常性抑郁的困擾。對老鼠的實驗證明,當人們讓它的神經元處於高度緊張狀態時,其內臟將會出現與腸功能紊亂相似的特征。

腸壁上的網狀物是消化的總開關

實際上,最先發現這一現象的是19世紀中期的德國精神病醫生萊奧波德·奧爾巴赫。在一次用簡易顯微鏡觀察被切開的內臟時,他驚奇地發現,腸壁上附著兩層由神經細胞和神經束組成的薄如蟬翼的網狀物。奧爾巴赫當時並不知道他發現的正是人體消化器官的總開關。這個總開關不僅能分析營養成分、鹽分以及水分,而且能對吸收和排泄進行調控,並可以精確平衡抑制型與激動型神經傳遞物、荷爾蒙以及保護性分泌物。

一個人的內臟在75年中大約要通過30多噸的營養物質和5萬多升的液體,這些東西的通過量由腹部大腦高智能地操縱著。腹腦能分析成千上萬種化學物質的成分,並使人體免受各種毒物和危險的侵害。腸子是人體中最大的免疫器官,它擁有人體70%的防禦細胞,大量的防禦細胞與腹腦相通。當毒素進入身體時,腹腦最先察覺,然後立即向大腦發出警告信號,人們馬上意識到腹部有毒素,接著采取行動:嘔吐、痙攣或排泄。

科學家認為:越往消化系統的深處,大腦對其的控制力越弱。口、部分食管及胃都受大腦控制,胃以下部分則由腹腦負責,當最後到達直腸及肛門時,控制權又回到大腦。

腹腦也會生病,而且比頭腦的毛病還多

大腦與腹腦經常有同樣的表現,反應也是同步的。在患老年性癡呆癥及帕金森氏病的病人中,常在頭部和腹部發現同樣的組織壞死現象;瘋牛病病人通常是大腦受損而出現精神錯亂,與此同時腸器官也經常遭到極度損害;當腦部中樞感覺到緊張或恐懼的壓力時,胃腸系統的反應是痙攣和腹瀉。

大腦與腹腦細胞及分子結構的同一性可以解釋,為什麽精神性藥物或治頭部毛病的藥物對腸胃也會起作用。比如抗抑郁癥藥可能引發消化不良,治偏頭疼的藥可以治療腸胃不適。不久前,一種治療腸功能紊亂的新藥投放市場,而這種藥物原來是用來治療恐懼癥的。

腹腦也會生病,而且比頭腦的毛病還多。當腹部神經功能紊亂時,腹腦便會“發瘋”,導致人的消化功能失調。此外,許多科學家已將一些病癥的起因歸為“第二大腦”的神經系統沒有發揮功能,例如神經性恐懼癥和抑郁癥等。

研究人員最近才確信,從腹部到大腦的神經束比反方向的要多。90%的神經聯系是從下至上的,因為它比從上到下更為重要。人體的神經傳遞物質——血清基95%都產生於腹部的“第二大腦”。這套神經系統能下意識地儲存身體對所有心理過程的反應,而且每當需要時就能將這些信息調出並向大腦傳遞,這也許會影響到一個人的理性決定。這也正應了在德國流行的一句俏皮話,“在肚子里選擇最佳方案和作出最佳決定”。

人們在腹腦中還發現了與大腦記憶功能有關的同種物質,研究表明,腹腦具有記憶功能。過度或持續不斷的恐懼不僅在頭部留下印象,甚至會給腸胃器官打下烙印。

擁有智慧的肚子跟大腦講故事

腹腦整天都在跟大腦講故事,設計情緒特征。研究更進一步表明,人在沈睡無夢時,腸器官進行柔和有節奏的波形運動;但做夢時,其內臟開始出現激烈震顫。反過來,內臟及其血清基細胞受到刺激會使人做更多的夢。

許多腸功能紊亂的病人總抱怨睡不好覺,原因就在這里。那腸子會一起做夢嗎?研究人員對此的回答是:人們如果吃得不好,不是經常會出現做惡夢的現象嗎?

人類對神經系統的研究已有約100年的歷史。但相對於大腦,人們對腹腦的研究才剛剛起步。現在所有腹腦專家都相信:“人的肚子擁有智慧。”因此意識與腹腦的關系將是這個世紀科學的另一探索領域。

人腹內藏第二大腦 重感情會思考

中國傳統醫學從來就將人的七情六欲與機體的器官對應,《內經》有怒傷肝,喜傷心,思傷脾、憂傷肺,恐傷腎等理論,並且一種臟器的病變也會影響到其它器官。日前西方科學家亦為這些說法提供了根據。他們發現,人卻了頭部有大腦外,竟然在胃腸處還雪藏有一個大腦,並且控制著人的悲傷情感,因此在成長過程中歷經生離死別等傷痛的人,長大後更容易患腸胃疾病。
“第二大腦”曾為笑談

人思考時會發現,有時感覺發自內心的,於是有“心想”之說。有人還覺得自己身體的某些其它部位也會想問題。其實關於人有第二大腦的說法一直有好幾種,有說手是人的第二大腦,因手的神經感覺最為豐富,最為敏感,神經纖維也最集中;還有說腳是第二大腦。

據《紐約時報》23日報導,英國醫生蘭格利(J. N. Langley)於1921年首次描述,肚子內藏有神經叢。美國哥倫比亞大學解剖和細胞生物學系的主任格爾森(Michael Gershon)於1996年重提此話題,並引進肚子里的“第二大腦”概念,在當時廣被科學界嘲笑。

“腹腦”獨立運作

今非昔比,科學家最近認識到兩個大腦並非科幻。格爾森通過深入研究一項新興學科-神經胃腸學發現,這個“腹腦”實際上是一個腸胃神經系統,擁有大約1億個神經細胞,主管消化。

“腹腦”像一個圖書館一樣儲存身體對所有心理過程的反應,而且每當需要時就能將這些信息調出並向大腦傳遞。它監控胃部活動及消化過程,觀察食物特點、調節消化速度、加快或者放慢消化液的分泌等。其運作過程采取大腦指揮四肢一樣複雜的反饋方式,但完全獨立於大腦之外。

能感受悲傷情緒

“腹腦”不僅具有記憶功能,而且像大腦一樣有情緒反應。“腹腦”和大腦相互聯系,一個出了毛病,另一個也受影響。例如,憂慮、消沈、急燥、腸易激綜合癥(IBS)、潰瘍和帕金森癥都會同時體現在大腦與消化系統;25%服抗抑郁藥患者有胃痛;“懷兔”的感覺是由身體在緊張狀態下產生的一股激素波所造成,而緊張反過來可刺激食道處的神經,導致窒息的感覺。

格爾森發現,70%的慢性腸胃病患者在兒童成長時期都經歷過父母離婚、慢性疾病或者父母去世等悲傷。

“腹腦”還會做夢。人在沈睡無夢時,胃腸器官進行柔和有節奏的波形運動;但做夢時,內臟開始出現激烈震顫。人如果吃得不好常常會做惡夢,而且許多腸胃功能紊亂的病人總是抱怨睡不好覺。

科學家目前利用“腹腦”,采用生物反饋療法,使患者憑藉大腦的精神作用,加強自己的腸胃功能,獲得了顯著成績。

資料來源:http://blog.sina.com.cn/s/blog_630cfb780100hp6c.html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