選單

2011年11月29日 星期二

藏在肚子裡的第二大腦


藏在肚子裡的第二大腦(圖)



自古以來,人們就愛用“一肚子壞水”來形容某些奸詐小人,而把那些學識淵博的君子譽為“滿腹經綸”。“壞水”也好,“經綸”也罷,都與才智、智慧有關。難道老祖宗早就料到人的肚子也是智慧的“產地”嗎?

每個人都有一個“腹腦”
老祖宗還真的料到了,現代科學研究發現:人除了位於一身之首的頭部大腦外,還有一個大腦藏在肚子里,稱為“腹腦”。換句話說,無論你是男是女,都有兩個腦子,你再也不能像過去那樣將肚子簡單地視為“酒囊飯袋”了。它是你的“第二大腦”。
那麽,造物主為何要對人體如此設計呢?科學家們將之歸因於物種進化。在生命進化的最初階段,一些生物(例如管狀蠕蟲)還沒有大腦,其神經系統的直接產物就是“腹腦”,而“腹腦”也足以滿足它們對於神經機能的需求。以後隨著物種的不斷進化,“腹腦”便顯得有些“捉襟見肘”了,它們需要功能更完備、信息更靈敏的“指揮中心”,中樞神經系統——也就是大腦便應運而生了。但腹部神經系統並沒有“下崗”,而是遵循自然選擇的規律繼續存在。於是,人體便有了兩個腦。

兩個大腦同病相“連”
兩個腦,一個高高在上,一個隱居在下,通過一種叫迷走神經的神經組織聯系在一起,關系極其密切,堪稱“哥倆好”。

首先,哥倆互通信息,其中上傳的信息(由腹部傳到大腦)比下傳的信息(由大腦傳到腹部)要多。由於“腹腦”能主動地儲存身體對全部心理過程的反應,並在需要時將信息調出上傳給大腦,故大腦做出的一些決定中,“腹腦”的影響力功不可沒。德國就流行這樣一句話:“在肚子里選擇最佳方案並做出最佳決定。”

其次,哥倆“患難與共”,一起感受肉體和心情傷痛。一般來說,當你非常生氣時,“腹腦”通常的反應就是吃不下飯,甚至發生胃疼等。

再次,哥倆同病相“連”,“一損俱損”,對某些疾病的反應出人意料地“同步”。比如,老年癡呆癥患者,常在頭部和腹部出現同樣的組織壞死病變;得了瘋牛病的人,在大腦受損而出現精神錯亂時,胃腸也遭受極度損害;還有,當腦部中樞感覺到緊張或恐懼時,胃腸系統通常會痙攣和腹瀉。

鍛煉“腹腦”就用太極拳
此外,“腹腦”與大腦一樣,有自己的喜怒哀樂,能指揮,會做夢。就說做夢吧,不少胃腸患者總是噩夢頻頻,睡不好覺,其奧秘就在這里。

“腹腦”一般負責監控胃部活動及消化過程,“觀察”食物特點、調節消化速度、加快或者放慢消化液的分泌等,被譽為人體消化器官的“總開關”。

“腹腦”也有與大腦記憶功能有關的同種物質,因而能存儲記憶。舉個例子,假如你小時候特別喜歡吃甜點,後來吃膩了,再也不想吃了,這種感覺會被“腹腦”記住,等你長大後一想起這種甜點就會泛酸水,胃部就會不舒服。

“腹腦”與大腦的主要區別在於“腹腦”沒有思維能力。那麽,能不能通過訓練和培養,使這一機能得到“複蘇”呢?

這並非異想天開,已經有專家嘗試用一種古老的鍛煉方法來達此目的,這就是太極拳。研究認為,太極拳獨特的“松靜自然”、“氣沈丹田”呼吸法,將大腦的“神”與“腹腦”的“氣”有機地結合起來,如同一種“神經體操”,對“腹腦”產生積極的調節作用。在大腦的推動下,喚醒“腹腦”的思維力,如同“眉頭一皺計上心來”一樣,達到“肚子一鼓計上心來”的境界。盡管這一探索目前尚處於起步階段,但科學家的態度是樂觀的,變為現實的可能性相當大。

資料來源:http://www.njbg.com.cn/paper/tbxc/200711/t20071116_66428.htm

現代科學研究發現:人除了頭部大腦外,還有一個大腦藏在肚子里,稱為“腹腦”。換句話說,你再也不能像過去那樣將肚子簡單地視為“酒囊飯袋”了。它是你的“第二大腦”。

那麽,造物主為何要對人體如此設計呢?科學家們將之歸因於物種進化。在生命進化的最初階段,一些生物(例如管狀蠕蟲)還沒有大腦,其神經系統的直接產物就是“腹腦”,而“腹腦”也足以滿足它們對於神經機能的需求。以後隨著物種的不斷進化,“腹腦”便顯得有些“捉襟見肘”了,它們需要功能更完備、信息更靈敏的“指揮中心”,中樞神經系統——也就是大腦便應運而生了。但腹部神經系統並沒有“下崗”,而是遵循自然選擇的規律繼續存在。於是,人體便有了兩個腦。

兩個腦,一個高高在上,一個隱居在下,通過一種叫迷走神經的神經組織聯系在一起,關系極其密切,堪稱“哥倆好”。

首先,哥倆互通信息,其中上傳的信息(由腹部傳到大腦)比下傳的信息(由大腦傳到腹部)要多。由於“腹腦”能主動地儲存身體對全部心理過程的反應,並在需要時將信息調出上傳給大腦,故大腦做出的一些決定中,“腹腦”的影響力功不可沒。德國就流行這樣一句話:“在肚子里選擇最佳方案並做出最佳決定。”

其次,哥倆“患難與共”,一起感受肉體和心情傷痛。一般來說,當你非常生氣時,“腹腦”通常的反應就是吃不下飯,甚至發生胃疼等。

再次,哥倆“同病相憐”,“一損俱損”,對某些疾病的反應出人意料地“同步”。比如,老年癡呆癥患者,常在頭部和腹部出現同樣的組織壞死病變;得了瘋牛病的人,在大腦受損而出現精神錯亂時,胃腸也遭受極度損害;還有,當腦部中樞感覺到緊張或恐懼時,胃腸系統通常會痙攣和腹瀉。

此外,“腹腦”與大腦一樣,有自己的喜怒哀樂,能指揮,會做夢。就說做夢吧,不少胃腸患者總是噩夢頻頻,睡不好覺,其奧秘就在這里。

“腹腦”一般負責監控胃部活動及消化過程,“觀察”食物特點、調節消化速度、加快或者放慢消化液的分泌等,被譽為人體消化器官的“總開關”。

“腹腦”也有與大腦記憶功能有關的同種物質,因而能存儲記憶。舉個例子,假如你小時候特別喜歡吃甜點,後來吃膩了,再也不想吃了,這種感覺會被“腹腦”記住,等你長大後一想起這種甜點就會泛酸水,胃部就會不舒服。

“腹腦”與大腦的主要區別在於“腹腦”沒有思維能力。那麽,能不能通過訓練和培養,使這一機能得到“複蘇”呢?

這並非異想天開,已經有專家嘗試用一種古老的鍛煉方法來達此目的,這就是太極拳。研究認為,太極拳獨特的“松靜自然”、“氣沈丹田”呼吸法,將大腦的“神”與“腹腦”的“氣”有機地結合起來,如同一種“神經體操”,對“腹腦”產生積極的調節作用。在大腦的推動下,喚醒“腹腦”的思維力,如同“眉頭一皺計上心來”一樣,達到“肚子一鼓計上心來”的境界。盡管這一探索目前尚處於起步階段,但科學家的態度是樂觀的,變為現實的可能性相當大。

資料來源:http://www.dc339.com/section/read.aspx?isF=0&tgID=9&id=5FCB84CA2E517FA6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