選單

2011年11月29日 星期二

人類還有一個“腹腦”?


好萊塢怪才昆廷·塔倫天奴的電影一向以情節怪誕充滿黑色幽默而著稱。他1997年的電影《留低你個死人頭》(Curdled)也不例外,說的是女主角嘉比拉自幼便對殺人事件充滿好奇,一直都想要知道究竟割下的人頭是否會有知覺,是否還會說話?正好這時發生了一連串兇案———一名冷血殺手以兇殘的手段謀殺了數名社交名嬡,並把她們的頭割下。嘉比拉把握機會,決定對此案件進行深入調查。但頗具諷刺意味的是,最後她自己也被冷血殺手割掉了項上人頭,終於算是解開了深藏心中多年的謎團!

撇開《留低你個死人頭》對人類無休止好奇心的暗諷不談,單從技術角度來講,沒有身體的頭是否仍有思維?沒有頭的身體是否還能存活?這是一個盡人皆知的道理———當大腦停止工作的時候,人的身體也會立即死亡。但事實真的是這樣嗎?問題沒有頭的身體還能動?

沒有了身體的頭還會“活”上一段時間———雖然時間不長。歷史上曾多次發生過類似事件。有目擊者稱,在一次行刑過程中,劊子手一刀切掉女犯人的腦袋之後將人頭提起,這時人頭上的眼睛和嘴巴突然張得大大的,仿佛是想大聲叫喊。從科學角度來看,這似乎比較好解釋,因為大腦的死亡有一個過程,其間它還有可能完成一些比較基本的功能。

但沒有了頭的身體會是怎樣?大家可能都見過,被切掉腦袋的雞依然可以圍著院子跑上一陣子。這一事實似乎無法用神經反射來解釋,因為肌肉動作的指令也必須是來自大腦。那麽在這種情況下,雞的身體如何保持平衡?它的肌肉收縮又是靠什麽在指揮?更重要的問題是,同樣的事情是否會在人類身上發生?

許多醫生都知道這樣一個現象:當頭從人體分離之後,體內的心臟依然可以繼續跳動一段時間。這就意味著,在頭被切掉之後,身體也許依然可以感受到極大的痛苦。不過科學家普遍認為,無頭的身體是不能移動的。低級生物的身體在失去大腦控制之後的一段時間內,也許還能有所動作,人卻絕對不可以。

但是二戰結束之後不久,蘇聯聖彼得堡的報紙卻刊登了一篇報道———一個人在彼得戈夫的樹林中采蘑菇時,無意中發現了一個爆炸裝置。要說這個人的膽子也挺大的,想也沒想就把那玩意給拿了起來。結果,“轟”地一聲爆炸,當場他的腦袋和身子就分了家。奇怪的事情還在後頭———報道中寫到,已經沒了頭的采蘑菇者居然在樹林里跌跌撞撞地走了200多米才倒下,其間他甚至還走過了一條小溪上3米長的窄橋!

一名曾參加過二戰的士兵也說了他曾親眼目睹的怪事———在一次戰役中,敵軍炮彈炸過來,結果幾名戰友的腦袋立刻被彈片削掉了一大半,就好像帽子似地掛在脖子上,可他們依然還向敵軍陣地沖鋒,其中一位還跳過了好幾個彈坑,那情形別提多嚇人了。莫非堅強的意誌可以轉換成軀體內的某種能量,使其在死後依然可以活動?證據一史料記載很傳奇同樣地,史料文獻中也記載了大量類似現象。

據俄羅斯修道院的文獻記載,1570年曾發生過這樣一個悲劇:當時,科尼里神父是普斯科夫伯朝拉修道院院長,他不僅德才兼備,而且勇氣過人。科尼里下令在修道院周圍建一道高墻,以抵禦敵人入侵,但是此舉並沒有得到沙皇伊凡四世的批準。有“恐怖伊凡”之稱的伊凡四世以專制、殘暴而著稱,他得知科尼里神父在搞“違規建築”之後大為光火,下令砍掉科尼里的腦袋,並親臨修道院對他進行懲罰。

行刑是當著修道院眾僧侶的面執行的。科尼里的人頭落地之後,神秘的事情發生了———沒了頭的科尼里從地上撿起自己的腦袋,徑自向神殿走去。直到走上祭壇之後,他才僕地而死。“恐怖伊凡”被眼前所見深深震懾,為自己的決定感到由衷懊悔,於是盛葬科尼里。科尼里死後走過的那段路被稱為“血路”,直到現在它依然用鮮花裝飾著,科尼里本人則被封為聖徒。

1386年,巴伐利亞國王判處貴族迪茲·範·斯喬伯格死刑,因為他多次造反,試圖顛覆國王統治。行刑那天,斯喬伯格和他的4名親信都被綁在了絞刑臺上。5人被排成一列,每人之間的距離都為8米。然而就在行刑前,斯喬伯格提出了一個“非常請求”,他說:“如果腦袋被切下之後,我還能從這4名手下面前跑過,希望國王能對他們寬大處理,赦免他們的死罪。”國王聽了之後哈哈大笑,覺得他的請求實在太荒唐,就爽快地答應了。劊子手刀光閃處,斯喬伯格的人頭重重地落在了斷頭臺上,發出巨大聲響。幾乎就在同時,沒了頭的斯喬伯格開始發足狂奔,他一鼓作氣跑了32米,直到跑過最後一名手下才倒下。國王大驚失色,但是他還是履行了自己先前的承諾。在場的人們紛紛議論說,是上帝在暗中保護斯喬伯格的那4名手下。

這樣的史料記載還有許多———無頭的聖德尼伯爵在巴黎的大馬路上走了足足2英里;某土耳其小夥在打仗時不慎被敵人砍掉腦袋,可他的身體依然在馬背上繼續頑強拼殺了幾個小時……證據二醫學界的資料較可靠如果說上述種種只是傳聞不足為信,但還有許多來自醫學界的文件,其中記錄了大量驚人事例,證明沒有大腦的人體也可以存活。1935年,紐約聖文森醫院出生了一名男嬰,表面看他和其他嬰兒沒有任何不同———能睡能吃甚至還會哭,但是,不久當這名嬰兒死去之後,屍檢結果讓所有醫生深感震驚———嬰兒的顱骨中竟然沒有任何腦組織,此事例至今依然是科學上的未解之謎。越來越多的事例和傳統醫學理論相抵觸,科學家為此大傷腦筋。而且部分事例的消息來源非常可靠,偽造的可能性極小。比如,德國著名的神經外科醫生豪夫蘭德教授曾講述過一個癱瘓患者的病例。他說,這位病人直到去世時思維一直都很健全,但在病人死後,豪夫蘭德教授將他的顱骨切開解剖時才發現,里面沒有腦組織,只有脊髓液。

1940年,一名14歲的男孩被送到玻利維亞的尼可雷·奧提茲醫院,他告訴醫生說,頭疼得很厲害,特別是在晚上,頭仿佛疼得要炸開一樣。男孩很快就死了,醫生甚至沒來得及對他進行腦部手術。醫生對男孩頭部解剖後發現,顱骨中已經沒有了腦組織,取而代之的是一個巨大的腫瘤!此情此景不禁讓在場的醫生對醫學的精確性產生了懷疑。試推論“腹腦”能對人體發號施令和宗教不同,目前科學無法對上述現象作出合理解釋。否則,基本的醫學理論將不得不被徹底顛覆。俄羅斯醫學院科學研究所的專家堅持認為,盡管目前醫學界對人腦並未研究透徹,人腦尚有許多未解之謎,但也沒有必要把那些捕風捉影的事情太當真。那些關於“無頭人”的傳說大多數是無稽之談,在經過一次次的複述之後才被誇張成現在這個樣子。

的確,諸如走、跑之類的複雜運動必須依靠大腦的神經反饋才能完成,正因為如此,美國科學家不久前提出的所謂“腹腦”(abdominal brain)理論,似乎成了“無頭人”唯一合理的解釋。據美國科學家稱,他們發現在人體食道和胃的內壁上也聚集著神經組織,並稱其為“第三大腦中心”。科學家指出,這個“第三大腦中心”由一億多個神經元組成,甚至比脊髓中的神經元還要多。而且,它們並不單是神經簡單的結合,還具備記憶信息的能力,甚至影響我們的情感和健康。

此外,美國科學家說,在人處於緊張狀態時,“腹腦”還將負責控制荷爾蒙的分泌,促使身體反抗或者逃跑。這樣,一旦大腦失去了對身體的控制,“腹腦”可以在短期內擔負起這一職責。只是“腹腦”理論並沒有得到最終證實,它是否能解釋神秘的無頭人現象,還有待進一步檢驗。(小亮)

《青年參考》

資料來源:http://www.china.com.cn/chinese/WISI/314630.htm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