選單

2011年11月29日 星期二

「頭腦」與「腹腦」靠獨特纜線-迷走神經相連


一些學者的研究結果表明:“人有兩個腦。第一腦的位置眾所周知,是在顱骨內,“另一個則在肚子”。兩者相互聯系就像一對連體嬰兒:一個出毛病後,另一個受其影響,也會出問題。腹部的腦子”被稱“為“腹部神經系統”。它分布在消化道內壁、胃部、大小腸中的組織細胞皮層中,由負責信息交換的神經元網和眾多的輔助細胞組成。其結構同“真正的大腦”完全相同,只是神經元的數量少得多,並且不構成腦半球。它不能像第一腦那樣進行思考,但這一機能是可以培養的。如果將來人類有兩個思維器官,那將會怎樣呢?

對於兩個神經系統間相互關系的研究促成了一門新興學科一一種經元胃腸學科一——的產生。目前這一領域的研究已經取得了重大進展。學科帶頭人、倫敦大學的戴維·溫格特教授認為,腹腦是原始的神經系統的直接產物,自然給了它只在物種進化的最初階段出現過的類似管狀蠕蟲的神經機能。為完成更為複雜的動作,所有生物都需要更為複雜的大腦,也就是中樞神經系統。最早的爬行動物體內已經出現了中樞神經系統。但是,腹部神經系統並沒有消失,自然選擇將其留存在某些哺乳動物體內,以幫助母體中胚胎的發育。在某一發育階段,胚胎中會出現兩個腦。起初兩者的發育是完全獨立的,到後來它們通過獨特的纜線——迷走神經相連。

科學家們不久前還認為,消化道充其量不過是一條只有簡單條件反射能力的彎曲管道罷了。然而,當它們在那里發現了數以億計的神經元後,驚訝之情無法形容。要知道,這一數目多於背部脊髓中的神經元總數。溫格特教授最近還有一個驚人的發現:他觀察到兩個大腦在節奏上存在著相似之處。
當頭部大腦遇到危險時,它迅速分泌出激素,使麽人體做好應戰或是逃跑的準備。在這些激素的作用下,胃部的敏感神經也隨之興奮起來。因而人有時會食不甘味。邊走神經促使人體開動最大馬力制造血清素,無形中加大了對胃部的刺激,容易造成胃部痙攣。如果食道的神經也受到刺激,容易使人喘不過氣來,從而造成吞咽困難。

資料來源:http://www.chinese163.com/Html/Article/96.html

腹腦

人有兩個大腦,一個位於頭部;一個卻不為人知,藏在人體中的肚子里面。然而更不可思議的是,這個藏於腸部的大腦也竟然控制著人的悲傷情感。研究這個位於腸部的大腦發現,成長過程中經歷離別親人、失去親人等傷痛的人長大後更容易患腸胃疾病。

其實關於人有第二大腦的說法一直有好幾種,一種說手是人的第二大腦,另一種說腳是人的第二大腦,再有一種說肚子內藏有的一些神經叢是人的第二大腦。1996年來自美國哥倫比亞大學解剖和細胞生物學系的主任邁克·D·格爾森提出“第二大腦”這一概念,認為每個人都有第二個大腦,它位於人的肚子里,負責“消化”食物、信息、外界刺激、聲音和顏色。但是當時的這一理論雖然引起關註,但是並沒有完全揭示兩個大腦之間的聯系。

通過深入研究,現在格爾森提出這個位於肚子中的“腹腦”實際上是一個腸胃神經系統,擁有大約1000億個神經細胞,與大腦細胞數量相等,它能夠像“大腦”一樣感受悲傷情緒。格爾森發現,患有慢性腸胃病的70%的病人在兒童成長時期都經歷過父母離婚、慢性疾病或者父母去世等悲傷。這是因為“腹腦”是內臟神經系統中的一種,它既與大腦和脊髓有聯系,又相對獨立於大腦。

“腹腦”通過迷走神經與大腦聯系在一起,但是它又相對獨立於大腦監控胃部活動及消化過程,觀察食物特點、調節消化速度、加快或者放慢消化液的分泌等。這套神經系統能下意識地儲存身體對所有心理過程的反應,而且每當需要時就能將這些信息調出並向大腦傳遞。於是,“腹腦”就像“大腦”一樣,能感覺肉體和心情傷痛。另外,人患憂慮癥、急躁癥,以及帕金森病等疾病都能夠引發“大腦”和“腹腦”出現異樣的癥狀。

太極拳鍛煉與腹腦和大腦的開發
2007年05月02日 星期三 上午 08:09

德國漢堡出版的《地球》雜誌報道,科學家們認為,人類的感覺和知覺都是從肚子里傳出來的,肚子里有一個非常複雜的神經網絡。這一“第二大腦”也叫腹部大腦,它擁有大約1000億個神經細胞,比骨髓里的細胞還多。 —編者搞自《北京晚報》

人有兩個腦子

你相信人有兩個腦子嗎?你可能會說那肯定是連體兒吧!不,這是特殊情況。我說的是每個人都有兩個腦子,不是指左腦、右腦,除了人所共識的固有的腦子在人體頭部顱骨內以外(姑且叫它為大腦),另一個腦子根本不在頭部。這不是天方夜譚,不是胡說八道,是有根有據,符合科學的,而且從太極拳的科學研究中還悟出了一個新奇的內在聯系和哲理。

人體的第二個腦子是在肚子里。這個腹部的腦子(姑且叫它為腹腦),又被稱為“腹部神經系統”。它分布在消化道內壁、胃部、大小腸中的組織細胞皮層中,由負責信息交換的神經元和眾多的輔助細胞組成。結構與“真正的大腦”完全相同,只是神經元的數量少得多,並且不構成腦半球,它不能像第一腦那樣進行思想(這一機能可以通過培養來獲得)。

學科帶頭人戴維·溫格特(倫敦大學教授)認為:“腹腦是原始的神經系統的直接產物,只在物種進化的最初階段出現過。類似管狀蠕蟲的神經機能。”為完成更為複雜的動作,所有生物都需要更為複雜的大腦,也就是中樞神經系統。最早的爬行動物體內已經出現了中樞神經系統,但邊部神經系統並沒有消失,留存在某些哺乳動物體內,以幫助母體中胚胎的發育。在某一發育階段,胚胎中會出現兩個腦。起初,兩者的發育是完全獨立的,到後來它們通過獨特的纜索—迷走神經相連。觀察到兩個腦子在節奏上存在相似之處,一個出了毛病,另一個就受到影響,也跟著出問題,成相互因果。

對於兩個神經系統間相互關連的研究,促成了一門新興學科—神經元胃腸學科的產生。這一領域的研究目前已經取得了重大進展。當頭部大腦遇到危急時,迅速分泌出激素,使人體做好應戰或回避的準備。在這些激素的作用下,胃部的敏感神經也隨之興奮起來。神經與腸道之間存在特殊的聯系,因而人有時會食不甘味。迷走神經促使人體開動最大馬力制造血清素,無形中加大了對胃部的刺激,容易造成胃部痙攣。如果食道的神經也受到刺激,容易使人喘不過氣來,從而造成吞咽困難。事實上也的確如此。我們的祖先早就發現這種聯系:人一通煩惱或失意時,面對美饌佳肴,總是緊張得難以下咽;驚嚇過度或激動萬分時,腹部容易產生痙攣。邁克·吉爾松博士(紐約哥倫比亞長老會醫學中心解剖學和分子生物教授)認為:“絕大多數的消化系統功能紊亂、結腸炎、大便病變都是因為腹部神經系統,而並非中樞神經系統出了問題。”人的心情常常在很大程度上取決於午餐或是晚餐的進食情況,那些難以吞咽食物或患有舊部疾病的人,醫生公告訴他們“這是神經出了毛病”。清楚了這個內在聯系,即兩個腦子在節奏上存在相似而且相互聯系、相互因果,就像一對連體嬰兒,一個出了毛病後另一個也就受其影響,也會出現問題。兩個腦子並存在一人身上,成了鐵的事實。

大腦的“神”與腹腦的“氣”

先從太極拳演練對腹部的基本要領談起。太極拳要求“松腰、落胯、斂臀、提肛、尾閭中正”,做到了這些要領和姿勢,就給腹腦創造了一個安舒寬松的內部環境和容量充裕的圓腔空間。一方面動作時便於腰脊帶領和四肢隨動;另一方面為“氣沈丹田”和“氣宜鼓蕩”提供了前提條件。另外,太極拳對頭部也相應地提出了基本要領,要求兩眼平視、虛領頂勁、下腭微收、舌頂上腭。就以這個舌頂上腭來說,它起到了下面幾個作用:(l)接通了經絡,形成了小周天。(2)結合口唇微閉、面帶微笑,使口腔更多地分泌津液,也就是唾液,練畢下咽,滋潤腸胃,還起到了消炎和消化的作用。(3)這個做法還特別擴大了食管,壓縮了氣管(在咽部),使空氣直接灌入了腹腔,形成氣沈丹田,隨著演練而起鼓蕩,給腹腦以柔性按摩,而給其神經元一種安撫和保養。拳論上有“尾閭中正神貫頂”、“腹內松凈氣騰然”之說,演練太極拳要領中對頭部和腹部的要求給兩個腦子的溝通與反饋創造了條件。

太極拳鍛煉中要求“松靜自然”,大腦產生一種持久的快樂的“內啡呔”物質,即腦內嗎啡,其最有效的物質即B一內啡呔,促進大腦的腦電波開始起伏變化。從科學測試得知,長期堅持太極拳鍛煉,在練拳後可以使大腦進入以a波(覺醒波)為主導的同步化有序狀態,使a波功率增加幾倍,也即大腦活動進入一種高度寧靜的覺醒狀態。這種大腦的生理狀態與受試者的自我感覺的“恬靜舒適”、“神誌清晰”與“精神集中”、“記憶力有所恢複和增強”是相對應的。

從練拳組和對照組的差異可以看到,太極拳運動具有和其它運動不同的特點,主要是在整個運動過程中都要有意識地引導動作,即所謂“神為主帥”、“意動身隨”。只有達到這種要求,人體腦電波活動才有可能進入以a波為主導的同步有序化狀態。從健身的角度講,太極拳運動對中樞神經系統是一種特殊的有意識的訓練。這不僅是形體運動的訓練,而且還是一種“神經體操”,能有效地解除人體因高節奏工作所引起的緊張狀態。醫學已經證明,它對人體內臟生理機能及免疫功能有重要促進,說明對腹腦產生了有效的調節作用。另一方面,腹腦也對大腦起到一種功能的反饋,使大腦更加處於發揮優勢的地位。這已經好像不是什麽難於理解的事情。眾所周知,我們的心情常常在很大程度上取決於午餐和晚餐的進食情況,又如腸胃部位的不適也常常導致神經衰弱、記憶減退並影響睡眠。這種因果關系是顯而易見的。

用太極拳複蘇腹腦機能

這是一件可能而又驚喜的事情,值得我們去研究和探索。大腦是神經系統,會思考。腹腦也是神經系統,而且結構與大腦完全相同,應該具有思維的能力。只是由於人類的進化和活動需要,主要集中在更加複雜的中樞神經系統,腹腦功能退化。通過訓練和培養,可以使這一機能得到複蘇。至於如何培養腹腦如大腦那樣會進行思考,特別是通過太極拳對“意、氣、神”的鍛煉,使之人類具有兩個思維器官,產生第二智慧,做到“肚子一鼓,計上心來”,將是一個對人類智慧的重大突破和飛躍。

藏在肚子里的第二大腦

文 蘭政文

自古以來人們就愛用“一肚子壞水”來形容某些奸詐小人,而把那些學識淵博的君子譽為“滿腹經綸”。“壞水”也好,“經綸”也罷,都與才智、智慧有關。難道老祖宗早就料到人的肚子也是智慧的“產地”嗎?

老祖宗還真的料到了,現代科學研究發現:人除了位於一身之首的頭部大腦外,還有一個大腦藏在肚子里,稱為“腹腦”。換句話說,無論你是男是女,都有兩個腦子,你再也不能像過去那樣將肚子簡單地視為“酒囊飯袋”了。它是你的“第二大腦”。

那麽,造物主為何要對人體如此設計呢?科學家們將之歸因於物種進化。在生命進化的最初階段,一些生物(例如管狀蠕蟲)還沒有大腦,其神經系統的直接產物就是“腹腦”,而“腹腦”也足以滿足它們對於神經機能的需求。以後隨著物種的不斷進化,“腹腦”便顯得有些“捉襟見肘”了,它們需要功能更完備、信息更靈敏的“指揮中心”,中樞神經系統——也就是大腦便應運而生了。但腹部神經系統並沒有“下崗”,而是遵循自然選擇的規律繼續存在。於是,人體便有了兩個腦。

兩個腦,一個高高在上,一個隱居在下,通過一種叫迷走神經的神經組織聯系在一起,關系極其密切,堪稱“哥倆好”。

首先,哥倆互通信息,其中上傳的信息(由腹部傳到大腦)比下傳的信息(由大腦傳到腹部)要多。由於“腹腦”能主動地儲存身體對全部心理過程的反應,並在需要時將信息調出上傳給大腦,故大腦做出的一些決定中,“腹腦”的影響力功不可沒。德國就流行這樣一句話:“在肚子里選擇最佳方案並做出最佳決定。”

其次,哥倆“患難與共”,一起感受肉體和心情傷痛。一般來說,當你非常生氣時,“腹腦”通常的反應就是吃不下飯,甚至發生胃疼等。

再次,哥倆“同病相憐”,“一損俱損”,對某些疾病的反應出人意料地“同步”。比如,老年癡呆癥患者,常在頭部和腹部出現同樣的組織壞死病變;得了瘋牛病的人,在大腦受損而出現精神錯亂時,胃腸也遭受極度損害;還有,當腦部中樞感覺到緊張或恐懼時,胃腸系統通常會痙攣和腹瀉。

此外,“腹腦”與大腦一樣,有自己的喜怒哀樂,能指揮,會做夢。就說做夢吧,不少胃腸患者總是噩夢頻頻,睡不好覺,其奧秘就在這里。

“腹腦”一般負責監控胃部活動及消化過程,“觀察”食物特點、調節消化速度、加快或者放慢消化液的分泌等,被譽為人體消化器官的“總開關”。

“腹腦”也有與大腦記憶功能有關的同種物質,因而能存儲記憶。舉個例子,假如你小時候特別喜歡吃甜點,後來吃膩了,再也不想吃了,這種感覺會被“腹腦”記住,等你長大後一想起這種甜點就會泛酸水,胃部就會不舒服。

“腹腦”與大腦的主要區別在於“腹腦”沒有思維能力。那麽,能不能通過訓練和培養,使這一機能得到“複蘇”呢?

這並非異想天開,已經有專家嘗試用一種古老的鍛煉方法來達此目的,這就是太極拳。研究認為,太極拳獨特的“松靜自然”、“氣沈丹田”呼吸法,將大腦的“神”與“腹腦”的“氣”有機地結合起來,如同一種“神經體操”,對“腹腦”產生積極的調節作用。在大腦的推動下,喚醒“腹腦”的思維力,如同“眉頭一皺計上心來”一樣,達到“肚子一鼓計上心來”的境界。盡管這一探索目前尚處於起步階段,但科學家的態度是樂觀的,變為現實的可能性相當大。

資料來源:http://hi.baidu.com/pixelx/blog/item/75696b6097e6b240eaf8f843.html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